外贸知识大全

国际武器市场中美分道扬镳中国最高端外贸陆战能组合出啥样的重装部队来

-中国武器对外贸易 -武器贸易条约 -武器 -出口

中国武器对外贸易

中美的立场再次在国际国防市场上相互对抗。

2020年6月20日,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加入《武器贸易条约》,正式签署前只有一个签署程序。这是一项规范常规武器国际贸易的多边协议。大约一年前,即2019年4月27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正式退出该条约。实际上,在美国退出几天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于当年4月30日表示:“中国支持条约的宗旨和目标,以观察员身份参加了与条约有关的会议,并一直在研究加入问题。”

中美在国际武器贸易问题上的不同选择反映了不同的外交态度和国家利益冲突。

中国武器出口“坐三看两”

毫无疑问,美国是世界第一大武器出口国。瑞典智囊团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SIPRI)在2019年发布的全球武器贸易报告显示,在过去五年中,全球最大的武器贸易出口国仍是美国。如果将2009年至2013年以及2014年至2018年这两个时期进行比较,美国武器出口总额增长了29%,占武器出口总额的份额从30%增加到了36%。此外,世界第二大武器出口国美国与俄罗斯之间的出口价值差距已逐渐扩大。 2014年至2018年期间,出口额比俄罗斯高出75%。

军事工业是美国的巨大优势,它在美国国内和外交政策的制定中享有更多的发言权。美国枪击事件和拥有枪支权之争一直是美国总统大选的重点。其军事工业巨头的游说力量不容忽视。美国外交的好战趋势也被认为与军事工业的牟利性质有关。

上述瑞典智库报告还显示,2018年全球武器销售的前5名公司都是美国公司。在当年的世界前100大武器制造商中,美国的武器销售总额为2460亿美元,占整个武器销售市场的59%。自2009年以来,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家族在全球武器销售市场中占据主导地位,当年的销售额为473亿美元,占全球总额的11%。

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兼共和党成员,在枪支和武器销售方面表现出明确和一致的立场。因此,美国新政府对前总统奥巴马签署的《武器贸易条约》的态度一直是相对消极的。特朗普甚至认为这是对美国主权的侵犯,并于2019年4月正式宣布退出。由此可见,美国军事工业集团在美国内部和外部事务中的影响力也很明显。

美国和中国在《武器贸易条约》中再次形成鲜明的对比。中国是国际国防市场的新生力量。近年来,武器出口形势特别令人印象深刻,但它仍然对可能限制其武器出口的该条约持积极态度。

目前,中国在全球国防市场的出口中一般处于“坐三看两”的位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于2015年宣布,根据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中国是世界第三大武器出口国,但2013年至2017年的数据显示,中国排名第五。 2020年1月发布的最新数据指出,中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武器装备出口国,甚至超过了传统武器的主要出口国俄罗斯。

但是,俄罗斯对此表示怀疑。 《武器出口》杂志主编弗图罗夫认为,瑞典报告中的数据不是武器出口,而是国防产品的总销售额。中国军工公司向国内市场提供的产品远多于俄罗斯,但它们的武器销售量却没有俄罗斯多。但是,包括弗图罗夫在内的许多方面并未否认中国武器出口的潜力和前景。他坚决表示,“我们应该赞扬中国在导弹系统和其他领域取得的显着进步。”另一位俄罗斯军事专家费尔根豪厄尔说:``就数量和质量而言,中国目前在武器发展的许多领域都超过了俄罗斯,而中国迟早在武器销售方面也将超过俄罗斯。''

但是,武器生产和贸易是一个利润丰厚的行业,国际国防市场的统计数字一直是“糊涂”。所有国家可能不会向公众充分披露其国防收入和支出的详细信息。许多国家秘密进行军火交易,许多缺乏监督的军火商对此一直很热心。瑞典智囊团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的报告中的数据变化和怀疑,也说明了国际国防市场的混乱。

这也是颁布《武器贸易条约》的重要原因。与核武器,生物武器,化学武器和其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相比,以轻武器和小武器为重要组成部分的常规武器实际上被更频繁地使用,造成更大的损失。仅小武器一项每年就造成200,000人死亡。 。该条约的目的是规范常规武器的全球贸易,防止其非法转让和滥用。它规定了常规武器的进出口,过境,转运和中介的法规,并要求缔约国加强武器贸易管理,以确保武器转让不会违反联合国安理会的武器禁运,并且不会助长种族灭绝,人道主义犯罪和恐怖主义。此类活动不会损害国际和区域和平与安全。自该条约于2014年生效以来,缔约国数量一直在增加,目前有106个。

是中国的合同“折扣贸易”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是世界小武器和轻武器的主要出口国之一。作为全球国防市场的“后起之秀”,其出口的武器仍然相对低端,技术含量非常有限,例如56型冲锋枪,155毫米PLZ45自走榴弹炮,各种子弹头和以此类推。另外,根据《中国小武器和轻武器的出口》一书,中国低价的小武器和轻武器经常出现在世界武装冲突的战场上。但是,由于中国很少对外公开出口或转让小武器和轻武器,因此被认为是武器出口中最不透明的国家之一。这也可能意味着中国武器出口的真实规模和获利能力比目前已知的更为可观。

但是,加入《武器贸易条约》后,中国将不得不公布其小武器和轻武器出口的数据,并监督和限制其武器出口的选择和流量。这将不可避免地减少可能的武器出口范围,并缩小出口规模。换句话说,中国加入该条约将严重损害其自身利益。实际上,这也是美国重申其态度并最终退出的关键原因。

如果包括中国在内的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武器贸易条约并受到其管制,则意味着它们自愿放弃了武器市场。另一方面,美国可以自由与冲突各方进行各种武器出售和交易,而且不会发生意外,它将迅速填补真空并从中受益。

那么,中国为什么要开展这种“折扣业务”?

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防扩散与战略贸易控制主任吴金怀说,中国的这一举动不仅是维护多边军备控制机制的中国措施,而且是积极推动这一建设的重要实践。一个人类共同的未来,也是世界和平的社区。对发展的重要贡献。”可以看出,这首先与中国的外交理念和政策是一致的,客观上为世界和平做出了贡献。

其次,在中美博弈的背景下,美国单方面反复“打破合同”和“退出集团”的趋势变得越来越明显。但是,中国会毫不犹豫地失去一些独特的利益,并敢于与更多国家站在一起。于参加了美国陆军。

实际上,中国加入《武器贸易条约》的后续影响是几何的,仍然很难下结论。加入该条约之前,中国已经在军备控制领域采取了行动,其军事出口管理政策基本上符合该条约的宗旨和目标。例如,中国现有的“军品出口三项原则”将有助于接受国的合法性。自卫能力不会损害有关地区和世界的和平,安全与稳定,也不会干扰接受国的内政。而且,中国一直只与主权国家进行武器贸易合作,这实际上高于条约规定的标准。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武器贸易条约》似乎是自然而合乎逻辑的事情,其影响相对有限。

值得更多关注的是中国武器出口的总体趋势。由于长期的持续经济增长,国防研究经费的增加,以及独立而健全的工业和军事体系,中国武器的质量水平和技术含量正在稳步提高。加上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长期合作经验,一定的使用习惯,生产和供应系统的建立以及相互信任,短期内中国武器出口可能会出现波动,但长期前景仍然可以保持乐观。

此外,了解中国武器出口的分析家也指出了中国武器的优势。首先,用于出口的武器通常不减少,而是根据另一方的需求定制。二是成本效益高,产量充足,货源稳定。第三,武器出口将不涉及其他军事事务,也不会出现类似于美国的F-35持续附加费用问题。

因此,可以想象的是,随着中国军事工业的发展,未来中国武器将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全球武器贸易市场中,在未来的武器贸易市场中中美之间的竞争也将越来越激烈。

推荐阅读:

说到中国对外贸易武器的印象,很多人可能会想到这四个词:优质和低价。实际上,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种“ Wumart”更多地是指成本绩效方面,而不是武器的先进性,也就是说,以相对较低的价格,中国的外贸武器是最具成本效益的,因此有物美。这个名字很便宜。

但是,随着中国自2000年代以来常规武器发展的飞跃,更多外贸武器的性能已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在此前提下,“ WuMart”意味着武器足够先进,而先进武器在国际市场后面,价格自然不会很低。

有趣的是,经过多年的发展,我们已经能够提供整个地面战出口武器系统,例如美国和俄罗斯,而高端产品的性能与美国和俄罗斯一样好,甚至超过某些型号。

让我们以重型设备系统为例,看看今天的中国高端外贸设备可以生产什么样的阵容。

由于是重型部队,因此主战坦克自然是核心装备。

中国的外贸坦克现在拥有统一的编号系统。例如,MBT2000系列是VT1系列,96系列外贸版本是VT2系列,第59魔法改动是VT3系列,高端主战坦克是VT4系列,而轻型坦克是VT5系列。

由于它是最高端的重型设备,因此它必须是VT4储罐。该坦克采用了许多99A主战坦克技术,其总体性能可以达到世界一流的外贸坦克水平。它不少于从美国出口的M1A2坦克和从俄罗斯出口的T90。

▲泰国购置的VT-4坦克

目前,VT4坦克已经出口到泰国,尼日利亚和巴基斯坦。以在泰国购买的版本为例,一台VT4坦克的成本约为580万美元。该价格高于俄罗斯制造的T90的通常售价,但低于西方同类坦克的售价。但是,VT4的配置也会影响价格。 580万美元的单价可被视为基准参考价格。

就履带式战斗机而言,目前可与VT4配套的04A战斗机的出口版本VN11A,以及目前最高端的VN17战斗机,VN系列也是中国对外贸易的编号系统战斗车辆,当然。不仅是履带式战车,而且还有轮式战车和两栖战车。

VN11A的优势在于其基本型号04A是中国陆军重型装备的核心装备。经过多年的安装和使用,它已经非常成熟。在此前提下,外贸版的性能更加可靠。

VN17步兵战车于2017年正式亮相。作为30吨重的步兵战车,这实际上不仅是对中国军事工业的一次探索,而且是针对国际高端外贸市场的考虑。

在先进性方面,VN17优于VN11A,如果以豪华装备为标准,那么我们选择VN17和VT4主战坦克来匹配。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曾经展示过基于VT4坦克底盘的50吨外贸重型模型,编号为VN50。但是,此油箱没有实际的车辆显示,因此我们不会过多讨论。

在营级火力自走迫击炮方面,我国目前在珠海航展上展出空中履带式迫击炮,SH-9迫击炮,CS SM2A迫击炮和Lynx全地形迫击炮。

▲我军自用迫榴炮

但是,我军重型装备使用的带履带底盘的120毫米迫击炮尚未见过外贸模型。如果您想使用它,也可以使用SH-9或SM2A。

除了一线坦克和步兵战车外,重型合成部队还拥有旅级的压制炮兵。

很多年前,我国曾经有一个外贸跟踪的122mm榴弹炮,但是近年来,这种口径的外贸大炮主要是轮式底盘。也许外国用户更喜欢履带炮的更大口径!

我国目前出口的履带重型压制火炮是PLZ45和PLZ52。前者已出口到科威特,沙特阿拉伯,阿尔及利亚和其他国家,并具有实际的战斗经验。与前者相比,PLZ52的整体性能更为强大。它是可以在世界范围内出口的为数不多的履带式52x 155毫米火炮之一。

一般来说,一个旅级重型合成部队需要一个炮兵营,而具有数字能力的PLZ52炮兵营也非常有价值。

▲PLZ45近年来多次参加实战

当然,作为一支重型部队,在炮兵系统中配备桶装火炮是远远不够的。

我国的外贸火箭发射器家族很大,但是主要型号是远程火箭发射器,而且都是轮式底盘。

对于重载部队,最好跟踪火箭,并且不需要远程火箭,因为远程火箭的支持系统不是由旅级联合部队固定的。

就我国的外贸设备而言,轮式底盘SR5火箭更适合重型旅级别的部队。当然,如果可以输出我军的主动式122mm模块化火箭,那自然是最好的。

▲阿尔及利亚军队多次演习

中国SR-5火箭筒

在反坦克装备方面,除了诸如“红箭” 12之类的便携式导弹外,重型部队还可以配备履带式“红箭10”导弹。

2016年,带有履带底盘的Red Arrow 10在珠海航展上亮相;两年后,在珠海航展上,带有大型八轮底盘的Red Arrow 10导弹也正式亮相。

Red Arrow 10导弹可以集成在不同平台上,重型部队可以选择履带式底盘。除了反坦克之外,它还可以用于打击防御工事和低空飞行的直升机。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武器。

在防空武器方面,我军使用的双35自走防空火炮已在珠海航展上对外贸易涂料公开展示。如果买家有兴趣,我相信他们也可以购买外贸版本。

在防空导弹方面,除了多种类型的单个导弹外,还有中短程防空导弹“三剑客” FM-3000,FM-2000和FM-90可供选择。尽管这些都是轮式底盘,但防空基本上是足够的。当然,如果履带式红旗17将来可以出口,最好匹配重型设备。

以上是主战装备的基本组成。除了重型旅级单位,我们还可以提供大量辅助工程车辆和一些轮式服务车辆,以及指挥和支援系统。 。

而这样一套设备的组合花费数十亿美元。因此,我们说,世界上只有很少的国家真正拥有财力来从事完全高端的重型设备。对于绝大多数国家来说,购买少数几个作为主要力量就足够了。

但是,武器装备的系统化非常重要。与美国步兵车辆搭配使用时,中国的坦克可能无法盈利。开辟出尖端武器出口的大门之后,将来有可能继续为整个系统提供设备。重要且有意义的是,我们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

资料图:中国VT1A型坦克 数据图:中国VT1A坦克

7月13日,北京,《人民日报在线》(黄自娟,莫世伟)7月6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向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递交了中国加入武器贸易条约的书。根据规定,该条约自交存之日起90天后对中国生效。中国因此成为该条约的第107个签署国。

中国为什么加入武器贸易条约?该条约将对中国的武器出口施加哪些新的限制?中国加入武器贸易条约对世界军备控制与和平发展有何影响?针对上述问题,《人民日报》在线专访了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高级顾问徐光裕。他说,中国加入条约对世界军控形势是好事。

军备控制形势严峻,争取国际声音

《武器贸易条约》是在联合国框架内管理常规武器贸易的第一项国际条约。它在2013年的联合国大会第67届会议上被投票通过。它涵盖了坦克,装甲车,大口径火炮,战斗机,攻击直升机,军舰,导弹,导弹发射器和小型武器。

在谈到中国​​选择正式加入《武器贸易条约》的原因时,徐光裕认为,有三点: 一个是,到今天,已有一半以上的国家正式加入该条约,这意味着该条约已为大多数国家所接受,中国作为一个大国,不能忽视这种情况。

第二个问题是,作为“麻烦制造者”的美国于去年4月宣布退出《武器贸易条约》。实际上,尽管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了该条约,但该条约尚未得到参议院的批准。据新华社报道,去年七月,美国告知联合国秘书长,“华盛顿无意参加武器贸易条约,也不认为该条约对美国主权设置了限制。 ,这损害了美国的权利,而且效率低下,我必须遵守签署条约的法律义务。”美国的撤离破坏了国际军备控制局势。作为一个大国,中国不能保持冷漠。去年9月,外交部长王毅正式表示,他已参加第74届联合国大会的《武器贸易条约》。根据一月份的国内法律程序,中国正式提交了加入书。

第三是《武器贸易条约》在动态发展,随着形势的变化,可以通过修正条款对其进行补充和修订。作为一个大国,中国必须有权参加军备控制规则的制定,但如果不加入《武器贸易条约》,就不可能拥有它。因此,如果我国想争取常规武器的军备控制水平上的发言权,它就应该加入该条约。

中国的武器贸易受到严格控制,加入条约后更加规范

2020年6月20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19次会议表决并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加入《武器贸易条约》的决定。加入武器贸易条约之前,中国是如何进行武器贸易的?加入条约后,中国的武器贸易将会怎样?

徐光裕提到,首先,中国的武器贸易规模有限。近年来,中国常规武器贸易和出口在统计中排名第三,但与排名第一的美国相比,其份额很小。美国占世界​​常规武器贸易的三分之一以上,而中国仅占美国的约五分之一。一部分。

其次,尽管我国以前没有加入条约,但仍然严格按照条约的精神进行对外贸易,将来肯定会如此。例如,中国仅与国家行为者进行贸易,不会将武器出售给某个国家的反对派以引起或支持内战;同时,它不向犯罪集团,恐怖分子和战犯等破坏性武器出售武器。徐光裕认为:“我们已经很好地掌握了这两个原则。因此,我们加入该条约是一个自然过程,没有任何障碍。”

此外,他补充说,加入条约将有助于我们按照条约规则采取行动,武器贸易将变得更加规范,并能够得到大多数国家的支持。

积极承担大国责任,稳定世界军控体系

徐光裕认为,最近的国际军控形势不稳定,这主要是由于美国采取了一系列“撤军”行动,包括退出签署《武器贸易条约》,退出《中程与远距离条约》。和《开放天空条约》。等等,美国在太空军事化和一系列其他军备控制问题上也采取了自己的方式,这给国际军备控制局势带来了很多麻烦。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作为有影响力的大国,其基本理念是追求共同的安全,平等与安全,并朝着人类共同的未来发展。特别是在军备控制领域,中国将积极参与,以使国际军备控制秩序尽可能恢复稳定。徐光裕认为,中国在军备控制问题上的积极形象对世界军备控制形势是好事,对所有国家都是一种鼓励。

将来,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加速,可能会出现大量新的武器系统,这涉及世界各国的安全。因此,如何在科学技术发展,国防与国家之间的战略关系之间取得平衡,取决于军备控制系统的作用。徐光裕总结说:“因此,我认为我国今后将在这一问题上承担更重要的责任,并为此作出贡献。”

(主编:黄自娟,陈瑜)

本文网址: http://www.jmkwh.com/p/2020631204455_9223_1950516796/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