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知识大全

历史解密:南宋时期【讲座】海外贸易中的铜钱与白银

-南宋对外贸易港口的区位因素 -慈通港 -海外贸易 -南宋

南宋对外贸易港口的区位因素

导语

作为该地区海岸线的水上堡垒,海港在海边屹立,在海边thr壮成长。它们具有经贸流通和海防军事体系建设的功能。

在中国古代航海的历史上,广州港,扬州港,明州港和慈通港是中国的主要贸易活动。 (注:扬州港属于运河与海港的交汇处,拥有较为便捷的内陆物料运输通道)


从土伦到中国的货船

唐代以前,慈通港是四大港口中发展较晚,发展较慢的时期。直到唐代中晚期,广州港仍居全国大宗贸易港口之首,年航运量超过4,000艘,慈通港的市场份额约为广州港的1/2。

直到北宋末期,广州港的货物交易量逐年下降。多数外国商船向北进入磁通港,由于其最初的经济失衡,磁通港的贸易量大大增加。


重返刺桐港

据《宋史》记载:泉州海港扩大了贸易规模,素有“泉水四溢,杂货堆积的春天”之称。

从历史数据看,慈通港吸引了大量外国船舶从事贸易往来,港口物资中转量有所增加。公元1205年,有30多个海外国家到慈通港开展贸易活动。宝庆元年,慈通港拥有50多个贸易连接国家。港口和经济腹地呈现出“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来自世界各地的商人”的繁荣景象!

早在秦汉时期,广州港就已经成为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锚地(也就是说,该港口的实际开放时间比慈通港要早一百年)。


宋元刺桐港的地理条件。

为什么南宋广州港的贸易​​地位不及慈通港?从我个人的理解来看,外部(战争)环境和内部经济结构导致两个主要海港的贸易吞吐量相互波动!

慈通港社会环境稳定

稳定的社会环境并不与良好的社会和经济秩序直接相关。从客观的历史角度来看,慈通港的长期社会环境稳定实际上是南宋东南沿海地区经济秩序正常运行,军事防御体系不断深化的综合结果。以及政策模式的扩展。

公元1127年,宋朝政权南迁至临安,维持了该国一半的长期经营权。


临安城市一览

金朝利用军队的威信,下令金步,乔军进军浙江,对南部的明州港造成经济和军事损失,严重影响了明州港区的海外经济产品出口。 (明州港的主要贸易路线是朝鲜和日本)

但是,晋军没有利用这一势头进攻江淮地区。首先,金军的最初战略意图已经实现,人马短缺,需要修复。其次,南宋淮西军以20万余人守卫江淮地区。慈通港位于淮河南岸。金军无法突破南宋军事防御的深度。

即使晋军绕过大海进攻临安,然后到达慈通港实现军事封锁,它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南宋水陆部队的进攻。金顶认为,慈通港比明州港具有更大的经济和军事价值!


南宋四大港口分布图

据《宋史》记载:南宋元年,朝廷大喊“两哲市的船只”,因为“福建广南有船只,物资巨大”。

从南宋朝廷的政策格局来看,为了维持慈通港贸易流通的有效运作,朝廷废除了浙江和浙江这两个城市。不仅减轻了帝国政府多余的政府财政和机构运作的压力,而且还帮助慈通港的贸易流通不受限制,提高了港口贸易的周期性!

从赤莲的地理和经济结构的角度来看,赤莲位于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的交汇处。它夹住主要出口经济产品(瓷器,茶叶等)的闽南三角地区,并形成往返于东南亚的船舶的运输联系。交易中心。


慈通港海外贸易恢复图

北宋中期,市航运局的管理体制混乱。广州地方官员对外贸船舶征收重税,导致进入广州港口的船舶数量大幅减少,海港经济萧条。

此外,广元州农志高率军进攻广东和广西地区,造成广州社会秩序动荡。结果,广州港贸易量的大幅减少实际上是该地区社会经济环境的恶化!

慈通港靠近临安(巨大的消费市场)大都市

宋婷的经济和政治重心向南移至临安后,无疑扩大了慈通港的国内消费市场。在南宋初期,广州港和慈通港是政府对外贸易税收的重要来源!


慈通港大贸易(图)

在南宋中期和中后期,帝国法院从慈通港的海外贸易中征收了数百万的税款,约占国库总收入的五分之一。

慈通港拓宽了沿海经济贸易区,提升了慈通港作为航运枢纽的地位。为了确保长期的财务支持,宋婷任命石狮波专职中央官员来管理刺桐港的国内外贸易,商人和代表团,同时也增加了刺桐港的知名度!

从经济分析来看,临安市消费市场的不断扩大和供应链的不完善将不可避免地导致社会经济秩序的失衡,从而使南宋政权的“偏角”统治瓦解。


南宋控制下的海外贸易

它记录在《西湖老人的繁荣》中:钱塘有数百万人。宋代学者吴子牧在《孟良录》中记载:临安仍有数十万户,十万人。

总体而言,南宋临安的消费者数量保持在150万左右。当然,我们并没有深入研究临安的人口发展路径,也就是说,临安的大多数消费群体都是长期南迁的结果!

由于临安周围城镇密集,形成了庞大的苏杭城市群。当地的食物和日用品实际上实际上是短缺的,部分食物通过Erythrina运到临安。


南宋临安(庞大的消费群体)

由于特殊政治职能的需要,临安聚集了许多官僚,海外奢侈品(象牙,珍珠,乳香等)已成为官僚集团,王子和贵族的消费对象。大大提高了外国船舶的营业额,延长了慈通港的产业链!

从消费市场的时间跨度来看,广州和慈通这两个主要港口是临安城市群日常必需品的集散地。相同数量的货运可以通过海运从广州转运到临安,需要长达6个月的时间,而Erythrina只需3个月即可完成贸易交易。


广州港与慈通港到临安的时间跨度

由于广州港离南宋的政治中心太远,沿途的海况常常很严峻,运输周期很长。慈通港靠近临安,可以满足江苏和浙江进出口商品的经济需求。慈通港的航运经济地位自然得到政府的支持!

慈通港拥有丰富的区域贸易原料(内部因素)

北宋末期,慈通港在被大量阿拉伯商人交易后开始兴起。吸引商人开展贸易,不仅是赤藓红藻和通都(临安)的良好地理位置,而且在赤霉经济腹地还拥有大量稀缺的海外手工艺品,例如丝绸和瓷器。


慈通港的古代沉船瓷器

区域贸易资料的丰富本质上是南宋统治阶级意识形态的变化。也就是说,北领地的丧失(土地税收)导致南宋政府大力开展官民海上商业贸易,从海上贸易的船舶和港口收取市政税,并维持了巨额的经济支出。南宋!

区域贸易物资的海外推广,不仅可以有效地防止国内经济产品过剩造成资金压力,而且可以进口国外经济产品来弥补宋婷的单一农产品和文化产品,提高区域和全球贸易竞争力。


南宋内河调入海口进行贸易

反思

就子通港本身港口地区的核心条件而言,稳定的社会经济环境(宋金战争没有影响子通港的区域经济区)以及与此类大型消费市场群的接近作为临安,经济产品在港口区域经济中心的流通,都极大地改善了慈通港的运输状况和帝国贸易港的利润率。

元代以来,慈通港与广州港相比具有贸易顺差,成为中国古代最大的外贸港口,对中国航运业仍具有经济影响。

注意:本文由一位小历史记者原创,特此声明。

李小平金音六峡丨古代金银货币鉴赏丨


01.jpg

浙江博物馆武林论坛春季森林剪影系列讲座

第8号“南宋海外贸易中的铜币和银币”

时间:2015年2月10日下午2点

地址:浙江省博物馆武林区三楼演讲厅


南宋海外贸易中的铜币和银币(摘要)

主讲人李小萍


南宋时期,北宋灭亡后,由赵宋皇帝家族建立的小朝廷在江南避难。在失去了广阔的土地和丰富的财富之后,经过几番周折,几经周折,临安终于安定下来。经过九位皇帝一百五十多年的艰苦奋斗,南宋政府在政治,文化,经济上取得了长足发展。那里有民风民俗,家园充裕,人民生活富裕,人民安居乐业。繁荣的景象。同时,海外贸易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来自日本,韩国,东南亚,南亚和西亚的商船来到广州,泉州,明州等重要港口致敬。临安,是南宋的首府,不仅是南宋政权的政治,文化和经济中心,而且还是重要的首都,世界各地的商人云集。

在失去了三分之二的土地和人口之后,南宋政府在东南部站稳脚跟之后,能够有力地经济发展并变得更加繁荣,甚至超过北宋,这是为什么?

南宋政府在大力发展海外贸易和增加财政收入的同时,充分利用货币作为经济调整的工具,使其在各项经济活动中发挥最大的利益。

这个城市是交易的地方。一艘船就是一艘船。船舶是指国家之间船舶的相互贸易。


02.jpg

在唐宋时期,随着经济中心向南迁移,海外贸易蓬勃发展。为了从海外贸易中获得更大的利润,政府在主要的沿海贸易港口设立了正式的对外贸易办公室-世博司分部。一方面,它对进出海港的船舶进行例行检查,并收取商业税;另一方面,它对政府需要的商品进行“买入”。首都在南宋迁至临安(今杭州),统治面积在缩小。政府不仅要抵制北晋的入侵,还要应对国内的社会危机。同时,它必须支付庞大的政府机构的日常开支。各种消费和军事需求增加。没有减少。宋代市航运局的主要职能是“处理和讨论贸易事务,并从远处带走人员和货物”。 (《宋史》第185卷,《时货之书》第7部分《共同市场和航运法》)进出口商品的征税和购买不仅促进了国内外商品的流通,而且极大地促进了该国商品的流通。财政收入。


03宋高宗赵构.jpg

宋高宗赵构


宋高宗非常了解海外贸易的重要性。他曾经对他的官员说:“市场具有最大的利益。如果处理得当,收入将达到数百万美元。这不会比人民更好。所以我要注意这一点。关敏丽。”为了大力促进海外贸易,南宋政府采取了招揽政策,鼓励各国前来贸易和朝贡。在各个港口设立酒店接待宴会客商,以招待特使和朝贡的客商,例如“广州有怀远站,泉州有来园站,明州有乐酒店等”。世博地方官员也热情接待了各国的使节和商人。同时,Shibo司为在中国水域漂泊和损坏的外国船只提供了一些帮助和营救。南宋政府还对藏族商人的财产和合法权益提供了相应的保护,奖励和吸引外国商品,增加了收入高的市级官员,领导人和商人的数量。 《宋慧瑶选辑》记载:“(绍兴)12月13日,(宋高宗)赵凡博局长蔡景芳和卜成信郎。走福建路提起世博四言,赵敬芳就引诱卖家进货。燕艳到绍兴的四年,他净赚98万元以上,求饶。”据说,宋高宗是外国货轮的船长。)蔡景芳的头衔是成信郎,这个决定是根据福建省陆体局市航运局的建议而来的,因为蔡景芳是从国外进口货物,从建炎元年到绍兴,法院共收到98万多枚铜币,因此给予了奖励。

可以看出,南宋统治者已经意识到海外贸易有利于国民经济和民生,他们改变了以往通过海外贸易关系宣布皇家“威望”的尝试,例如“友情”,“接受仁义”和“表现出同情心”。傲慢的心理学,把注意力转向了海外贸易市场收益的实际经济利益。

随着政府大力促进海外贸易,世博的收入大大增加。 《建炎以来的杂政荒志》记载:“过江之初,东南亚的年收入不到一千万。到了春熙,到了六千五百万。今天。 ,东南亚的年收入只有200万元。嘿,这个祖先也是真实的。”


04.jpg

1974年,福建泉州出土了一艘宋船残骸。修复后,我们可以看到900年前世界上最大,最强大和最先进的导航工具。阿拉伯旅客伊本·巴图塔说:“这艘船可载1000人,有600名水手和400名士兵……”。在南宋官员的笔记中,也留下了类似的记录:“数百人乘船,一年的食物积累,海豚饲养,酿酒……”该船不仅可以储存数百个人们需要一年的海上航行。它还可以养猪和酿酒。

南海一号是一艘古代木沉船,具有南宋时期的福建泉州特色。它沉没在广东省阳江市东平港以南约20海里处。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的宋朝船只。它是1987年在广东阳江水域发现的。初步估计,这艘古老的“南海一号”船是尖头船。整个商船长30.4米,宽9.8米。船体(不算桅杆)高约4米。估计排水量可达600吨,负载将近800吨。专家从船首的位置推测这艘古老的船是从中国驶往新加坡,印度和其他东南亚国家或中东的海外贸易国家。 2007年8月22日,中国南宋商船“南海1号”在广东阳江水域进行了抢救,其中有数万枚铜币被抢救。最古老的是汉代的五铢硬币,最新的是宋高宗统治时期的绍兴元宝。

根据《中国文物报》 2014年12月30日的报道,从南宋时期开始清算的货币包括银领,金箔和铜币。


05.jpg
06.jpg

南宋政府禁止出口铜币,但每年出口无数铜币。根据各地的考古发现,在中国,日本,朝鲜,越南和其他东南亚国家以及南亚,西亚,甚至北非已经发现了水的发现。在南宋末期,每年有不少于40或50艘日本船只抵达清远(宁波)。这些商船“只有那些酷的人才是硬币”,“一艘船可以携带成千上万的物品”。第二年(1242年)的7月,日本一次从中国运出了100,000枚铜币,这相当于朝廷一年内投下的铜币数量。目前,在日本的18个地方出土了553,000多枚中国硬币。其中,北宋硬币占80.4%,元丰西宁等12种硬币占80.9%。九枚,约36万枚。


刻有史博斯铭文的南宋银项圈-揭示了白银在海外贸易中的参与

五十Road两口银耳打入梁zh路过境处石波船案

正面刻有版画和图章,内容为:“良哲路转运司世博案入丰春有七年天极圣节银五百个,每只五十只,十只,12月21日,请郎志秘苑良zh路转移县令口尹焕先”;共有四个邮票,分支机构为“贾庙”,“北京特卖”,“生茶”和“申志中”。

碑文显示,春游七年(1247年)的12月21日,良哲路转运部以天赐圣节白银的名义,将世博(海关)所得转化为白银。换句话说,Shibo收集的白银用于皇帝的生日。


07广南市舶市银铤为十二两半银铤.jpg

广南市老大的银领是十二分之一的银领


邮票上写着“韩五郎在北be街西苏府重十二分。韩宗宪在北京出售。”刻有“广南市航运局局长何成渠良。他异常地发出了零银。”

广南造船部成立于北宋开宝元年(971)。它是宋朝建立的最早的城市船舶部门。它位于广州,是最大的海外贸易港口,通向东南亚,南亚,西亚,东北非等地的贸易。

预先铸造的银领上刻有“广南船务局”,“监管局”和“开始变零银”字样,表明该银领是广南市船务局的关税收入。为了完成白银的供应,我去了京城金银店买了银项圈,将世伯的收入兑换成白银,刻有铭文和其他铭文,以解决朝廷。


08.jpg
交通就像经济的大动脉。公路桥梁建设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产物。在福建地区,有纵横交错的山脉和河流。历史上有句俗话说:“福建路比蜀路困难。”疏the河流,尤其是桥梁,非常重要。因此,宋代福建桥梁的建设反映了福建交通联系改善的真正标志。据统计,宋代福建共建桥646座,其中“福建中部桥居世界第一”。泉州是该地区社会经济和对外贸易最发达的国家,是桥梁建设中最具代表性的地方。 “宋代盐田的泉水比其他县都多,而潘波位于这里,因此该县很富裕,剩下的力量就在桥路上……”⑥,桥的建设最为繁荣。据乾隆泉州府之称,在过去的两个世纪里,晋江,南安,惠安,同安和安溪这五个县共建了275座桥梁,这表明宋代建造了106座桥梁,总长度超过一万米(约五十到六十英里)。它在这些年(1131-1162年)达到顶峰,在绍兴第32年(1162年)建造了25座建筑物。因此,泉州社会经济的发展促进了桥梁建设,桥梁建设的发展极大地促进了泉州乃至福建的商品经济和对外交通的发展。如:洛阳大桥“惠安市与town田,三山(福州),京国儒道同属”,“肩and同hub”;安平桥位于安海和水源之间,这里“方舟每天都会帮忙”。数以千计”,建成后,“玉马安星商务旅行网”;顺治大桥 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孙二准,陈永光:《福建通史的重编》第2、3卷《历史》,清道光9年完成,历时15年。 ②《王氏之道德碑》(天师三年,于in县成立),《三王文物与史料委员会:“国民史》,暨南大学出版社,2000年,第368-371页。 ③孙二准,陈永光:《福建通史的重编》第2、3卷《历史》,清道光9年完成,持续15年。 ④孙二准,陈永光:《福建通史的重编》第2、3册,《历史》,清道光九年修订,十五年续订。另请参阅《方圆1-1的“宋慧瑶文集草稿”。 ⑤由福建省公路局编辑:《福建省公路史》,福建科学技术出版社,1987年,第36卷。 ⑥顾彦武:《天下君国立病书》第96卷《福建六国》,四辑。 long民国十三年重印的乾隆《泉州府志》第10卷“过桥”,指李一标和黄国棠:“南宋泉州桥建筑”,“福建论坛”(文学,历史和哲学版) ),1985年第3期,第68-72页。 它是“连接广东和江苏,到达江苏和浙江”,“东方之桥,海船汇聚在一起”①;石笋桥是“南通白岳,北三吴,肩负民路”②,经济流通得到极大改善。改善。 实际上,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宋代福建在本地区及周边地区的经济往来日益紧密,交通联系日益发达。在唐代,福建与周边地区的交通联系仍然很不方便。据《春熙三山志》记载,“西路的旧无车路到达中国,河水以船为界,以陡峭的步伐横越。每当有462条。英里,它将连接到邮政路”,元和时期(806-820)),“观察使节陆叔,已经在该州呆了两年了,而江的官僚有数百人被淹死,铲起了山峰和山谷,停船继续前进,越过木绳,到达延平扶沙,经过首都”④,开通了陆路。此后,黄超进入福建,“从浙东到福建,没有船,只开了一个山洞500英里,然后陆上建了县”。⑤,福建省著名的仙霞岭路开通了,福建的土地开了。可以改善交通状况,并加强与周边地区的联系。除仙霞岭路外,从上官和分水关到江西还有两条通道。宋代,随着闽西北社会经济的进一步发展,福建及周边地区的交通状况也日益改善。根据乾隆的《光绪县志》,光泽在太平天国(981)复兴的第六年被设立为县。该县穿过上官到达西南城市和县西部的利川县。江西资溪。雍正载有《崇安县志》,崇安于淳化五年(994)建县,县境北部与江西潜山相连,西通木关经江西盐步山引山。康熙载有《武平县志》,武平于淳化五年(994年)建立了一个县,县的西湖街通行证(现为君门岭)与江西省会昌市相连,该县的南吊绳通行证与平远市相连,广东省和该县的南大巴河航道与广东焦岭⑥相连。上面提到的广泽,崇安,武平三个县都是北宋初新添加的县,这表明闽西北的社会经济发展大大改善了福建与周边道路之间的交通状况。与宋代发达的邮政体系相辅相成,福建的陆路交通与前几代相比有了很大的改善。 二,海上运输技术的发展 在陆地运输条件得到改善的同时,宋代导航技术在海上运输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 我国的造船和航海历史悠久,福建地区自古就有造海船的传统。当时,“张,权,符和兴华,沿海人民建造的船是他们自己的财政资源,他们是在牟利的。” “太平欢宇记”甚至将“海上船”列为全福,福州两个州的土特产之一,被称为“福建海上船”。宋人对远洋轮船的描述是:“海上商船的大小各异。大的可容纳五六百人。中型可容纳两到三百人。其余的称为风,大小为八或六,每艘船可载100多人。”(一种材料是一块石头,五千种材料相当于约300吨)。福建海的形状前进的船是“船首和船尾很高,中间平坦而宽阔,他们不怕海浪,被称为雅吾船。”⑩。圣经》有一个更详细的描述:“它长十多英尺,三英尺深,两英尺五英尺宽,可以容纳两英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民国十三年增补乾隆乾坤《泉州赋志》第10卷《过桥》。 ②王仕鹏:《王梅西先生集·侯集》第十九卷《石笋诗》,台北文苑阁《四库全书》影印本 ③福建省公路局编辑组:《福建省公路史》,福建科学技术出版社,1987年,第16卷。 ④梁克佳:中华书局《春熙三山志》第5卷《邮储》,《宋元地方志系列》。 ⑤《老唐书》第197卷,《西宗记》。

本文网址: http://www.jmkwh.com/p/2020631204450_6263_3921288146/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