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知识大全

武雅斌解读《关于扩大进口促进对外贸易平衡发展的意见》

-进口 -促进 -全球价值链

原标题:吴亚斌:扩大进口促进对外贸易平衡发展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7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7月9日发布通知,转发商务部等部门《关于扩大进口促进对外贸易平衡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作为“意见”)。近期,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全球价值链研究所执行院长吴亚斌教授接受了记者采访,并解释了《意见》。

进口增加是高质量经济发展的内在需求,也是全面开放新格局的必然要求

改革开放以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中国主要采取“引进外资,扩大出口,拉动发展”的方式。在过去的几十年中,这种以出口为导向的生产要素集聚模式使中国的对外贸易由小到大,已成为一个主要贸易国。中国经济发展迅速,为全球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但是,近年来,一方面,新一轮技术和工业革命带来的国际竞争压力加剧,一些国家的贸易和投资政策趋向于保守和保护主义。变化,要素成本不断增加,导致传统的出口比较优势进一步降低,如何突破瓶颈,实现从大贸易国到强贸易国的高质量发展已成为重要议程。

因此,中国积极抓住机遇,积极扩大进口,这不仅是促进高质量经济发展的内在需求,也是推动全面开放新格局形成的必然要求。

扩大进口有利于协调国内外市场大局,促进对外贸易的均衡发展。

自习近平主席于2017年5月在北京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论坛上宣布中国将于2018年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以来,中国政府已发布了一系列切实可行的行动,以将中国释放给外界,坚持互惠互利。赢得开放战略的强烈信号。

中国从未将追求大规模贸易顺差视为对外贸易的政策目标。相反,保持进出口贸易之间的基本平衡和坚持市场多元化一直是中国外贸发展的重要战略。正如平衡的两端需要平衡一样,实现进出口“飞翔的翅膀”是中国对外贸易由大变强的唯一途径。促进国民经济增长的进口促进和进口转移将不可避免地激发强大的内生力量,从而提高国内外两个市场和两种资源的分配能力,实现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经济的扩展。外贸。坚强。

近年来,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政策和措施来积极扩大进口,在贸易保护主义阴云密布的今天,这一点尤其引人注目。今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博ao亚洲论坛开幕式上宣布,中国将主动扩大进口,促进经常账户平衡,并努力增加特殊和优势产品的进口。人们的需求是集中的。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要积极扩大进口,降低汽车和部分消费品的进口关税,促进产业升级和贸易平衡发展。这次,商务部与发改委,财政部等20个部门一起,有针对性地提出了一些具体的政策建议,共同扩大进口。

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将于今年11月在中国上海举行,这也是中国积极向世界开放市场的一项重大举措。这个“买卖世界,买卖世界”的开放平台充分体现了中国作为主要国家的角色,它通过开放对自身经济发展的溢出效应,促进全球消费者需求的增长,促进世界经济的持续复苏。并分享国内市场。市场自由化和自由贸易提供了样本和中国解决方案。中国愿意为世界上所有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提供大量的市场准入,就业税收和经济发展机会,并支持它们乘坐中国发展的快速,自由的旅程,并受益于融入全球化进程。这是中国“走快走远”新发展理念在促进全球贸易可持续发展,参与探索全球价值链合作新规则中的切实体现。

当然,扩大进口的倡议不是无视出口,而是坚持平等地重视进出口。在稳定出口的国际市场份额的基础上,要充分发挥进口的重要作用,在稳定出口的同时,实现进出口的优势,促进对外贸易的平衡发展。

扩大进口对于优化产业结构,促进产业升级具有重要意义。

《意见》提出了支持民生产品进口,积极发展服务贸易,增加有助于转型发展的技术设备进口,增加农产品和资源产品进口等四项政策。 ,最终促进高质量的经济增长,具有重要意义

积极扩大进口将有助于推动供给方的结构改革,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率,有效突破国内要素供给的制约因素,形成良性的供给,整合,集约和传导机制。

具体而言,要素供给效应和技术传递机制的影响包括:通过进口稀缺的国内核心资源突破要素供给的瓶颈;通过引进先进技术设备,利用技术溢出效应,整合和增强其原有优势,吸引高质量的外国直接投资;通过进口引进技术创新,大大节省研发费用,有效发挥技术进步的传导机制,激发国内企业的创新能力,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型发展战略。进口更多高科技中间产品,促进产业结构升级,提高生产效率,增强“中国制造”产品的国际竞争力。

增加进口对满足人们改善生活的需求和增强人们的成就感具有重要意义。

《意见》强调,要满足消费升级和供应质量改善的需要,支持进口日用消费品,药品和康复用品,老人护理用品等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设备。我们将继续采取措施,降低部分商品的进口税率,减少中间流通环节,清理不合理的价格上涨,切实提高人民生活水平。

过去,中国的进口主要以原材料和中间产品为基础。消费品市场不是很开放,进口贸易便利化水平落后。增加进口对满足消费升级和供应质量改善具有重要意义。

首先,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国内市场需求旺盛,消费品进口潜力巨大。目前,中国最终消费品的进口仅占总进口的8.6%,而全球平均水平约为20%。

其次,扩大消费品的进口可以促进进口管理政策的改善,并减少中国消费者“寻路”所造成的资源浪费。多年来,更加注重出口的政策取向已导致中国消费者对海外购买行为进行“投票”,并已成为许多贸易伙伴的批评对象。因此,要切实贯彻“积极扩大进口”的工作要求,就必须积极调整和完善消费品的进口管理政策,从而进一步拓宽国内消费渠道,为现任政府“放权”提供新的切入点。改革。

第三,通过合理增加与人们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一般消费品的进口,可以充分满足家庭生活的需要,有效改善人民生活质量,提高社会福利水平,可以大大丰富了市场供应,稳定了市场价格。人们在实现外贸平衡,协调发展的同时,可以增强人们的收获感,并有助于不断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需求”。

最后,扩大消费品进口对中国的环境保护和能源效率也非常重要。例如,进口更多的水产品,水果,农产品,牛肉,羊肉和家禽产品,不仅可以满足不断增长的国内消费需求,而且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有效地挽救我国的耕地,提高食品安全水平。国内粮食生产的转型升级,同时有利于新型城镇化的建设和发展,同时更有效地保护资源和环境,实现和谐发展。

为了扩大进口,我们必须充分发挥多边和双边经贸合作机制在促进进口来源多样化方面的作用。

《意见》还建议优化国际市场布局,积极推动与有关国家和地区的自由贸易区谈判,并加快围绕周边地区,辐射“一带一路”和“一带一路”的进口货源网络的建设。面对世界。例如,从今年7月1日起,中国将对源自孟加拉国,印度,老挝,韩国和斯里兰卡的进口商品的“亚太贸易协定”适用第二修正案的税率。印度,老挝,韩国和斯里兰卡将对各种大豆产品征收零关税。这是利用自由贸易协定促进进口市场多样化的积极尝试。

对外贸易部武雅斌

吴亚斌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全球价值链研究所执行院长

国务院办公厅于7月9日发布通知,转发商务部等部门的《关于扩大进口,促进对外贸易平衡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最近,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全球价值链研究所执行院长吴亚斌教授接受了采访并解释了“观点”。

进口增加是高质量经济发展的内在需求,也是全面开放新格局的必然要求

改革开放以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中国主要采取“引进外资,扩大出口,拉动发展”的方式。在过去的几十年中,这种以出口为导向的生产要素集聚模式使中国的对外贸易由小到大,已成为一个主要贸易国。中国经济发展迅速,为全球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但是,近年来,一方面,新一轮技术和工业革命带来的国际竞争压力加剧,一些国家的贸易和投资政策趋向于保守和保护主义。变化,要素成本不断增加,导致传统的出口比较优势进一步降低,如何突破瓶颈,实现从大贸易国到强贸易国的高质量发展已成为重要议程。

因此,中国积极抓住机遇,积极扩大进口,这不仅是促进高质量经济发展的内在需求,也是推动全面开放新格局形成的必然要求。

扩大进口有利于协调国内外市场大局,促进对外贸易的均衡发展。

自习近平主席于2017年5月在北京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论坛上宣布中国将于2018年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以来,中国政府已发布了一系列切实可行的行动,以将中国释放给外界,坚持互惠互利。赢得开放战略的强烈信号。

中国从未将追求大规模贸易顺差视为对外贸易的政策目标。相反,保持进出口贸易之间的基本平衡和坚持市场多元化一直是中国外贸发展的重要战略。正如平衡的两端需要平衡一样,实现进出口“飞翔的翅膀”是中国对外贸易由大变强的唯一途径。促进国民经济增长的进口促进和进口转移将不可避免地激发强大的内生力量,从而提高国内外两个市场和两种资源的分配能力,实现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经济的扩展。外贸。坚强。

近年来,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政策和措施来积极扩大进口,在贸易保护主义阴云密布的今天,这一点尤其引人注目。今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博ao亚洲论坛开幕式上宣布,中国将主动扩大进口,促进经常账户平衡,并努力增加特殊和优势产品的进口。人们的需求是集中的。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要积极扩大进口,降低汽车和部分消费品的进口关税,促进产业升级和贸易平衡发展。这次,商务部与发改委,财政部等20个部门一起,有针对性地提出了一些具体的政策建议,共同扩大进口。

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将于今年11月在中国上海举行,这也是中国积极向世界开放市场的一项重大举措。这个“买卖世界,买卖世界”的开放平台充分体现了中国作为主要国家的角色,它通过开放对自身经济发展的溢出效应,促进全球消费者需求的增长,促进世界经济的持续复苏。并分享国内市场。市场自由化和自由贸易提供了样本和中国解决方案。中国愿意为世界上所有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提供大量的市场准入,就业税收和经济发展机会,并支持它们乘坐中国发展的快速,自由的旅程,并受益于融入全球化进程。这是中国“走快走远”新发展理念在促进全球贸易可持续发展,参与探索全球价值链合作新规则中的切实体现。

当然,扩大进口的倡议不是无视出口,而是坚持平等地重视进出口。在稳定出口的国际市场份额的基础上,要充分发挥进口的重要作用,在稳定出口的同时,实现进出口的优势,促进对外贸易的平衡发展。

扩大进口对于优化产业结构,促进产业升级具有重要意义。

《意见》提出了支持民生产品进口,积极发展服务贸易,增加有助于转型发展的技术设备进口,增加农产品和资源产品进口等四项政策。 ,最终促进高质量的经济增长,具有重要意义

积极扩大进口将有助于推动供给方的结构改革,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率,有效突破国内要素供给的制约因素,形成良性的供给,整合,集约和传导机制。

具体而言,要素供给效应和技术传递机制的影响包括:通过进口稀缺的国内核心资源突破要素供给的瓶颈;通过引进先进技术设备,利用技术溢出效应,整合和增强其原有优势,吸引高质量的外国直接投资;通过进口引进技术创新,大大节省研发费用,有效发挥技术进步的传导机制,激发国内企业的创新能力,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型发展战略。进口更多高科技中间产品,促进产业结构升级,提高生产效率,增强“中国制造”产品的国际竞争力。

增加进口对满足人们改善生活的需求和增强人们的成就感具有重要意义。

《意见》强调,要满足消费升级和供应质量改善的需要,支持进口日用消费品,药品和康复用品,老人护理用品等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设备。我们将继续采取措施,降低部分商品的进口税率,减少中间流通环节,清理不合理的价格上涨,切实提高人民生活水平。

过去,中国的进口主要以原材料和中间产品为基础。消费品市场不是很开放,进口贸易便利化水平落后。增加进口对满足消费升级和供应质量改善具有重要意义。

首先,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国内市场需求旺盛,消费品进口潜力巨大。目前,中国最终消费品的进口仅占总进口的8.6%,而全球平均水平约为20%。

其次,扩大消费品的进口可以促进进口管理政策的改善,并减少中国消费者“寻路”所造成的资源浪费。多年来,更加注重出口的政策取向已导致中国消费者对海外购买行为进行“投票”,并已成为许多贸易伙伴的批评对象。因此,要切实贯彻“积极扩大进口”的工作要求,就必须积极调整和完善消费品的进口管理政策,从而进一步拓宽国内消费渠道,为现任政府“放权”提供新的切入点。改革。

第三,通过合理增加与人们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一般消费品的进口,可以充分满足家庭生活的需要,有效改善人民生活质量,提高社会福利水平,可以大大丰富了市场供应,稳定了市场价格。人们在实现外贸平衡,协调发展的同时,可以增强人们的收获感,并有助于不断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需求”。

最后,扩大消费品进口对中国的环境保护和能源效率也非常重要。例如,进口更多的水产品,水果,农产品,牛肉,羊肉和家禽产品,不仅可以满足不断增长的国内消费需求,而且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有效地挽救我国的耕地,提高食品安全水平。国内粮食生产的转型升级,同时有利于新型城镇化的建设和发展,同时更有效地保护资源和环境,实现和谐发展。


吴亚斌,全球价值链研究院执行院长兼副研究员,国际战略投资研究中心主任。

中国股票投资协会首席经济学家,中国国际贸易协会常务理事,北京大学研究员,美国索非亚大学客座教授,中国高速铁路发展战略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

北京大学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研究员,中国科学院管理科学与工程博士学位,杜克大学亚太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伦敦大学学院公共政策硕士,中国人民大学法学硕士

在商务部对外贸易司和国际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任职。他长期从事宏观经济研究,贸易和产业政策制定以及国际贸易谈判。长(帖子)。

邮箱: wuyabin@vip.126.com

工作经历:

2016.09 迄今为止,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全球价值链研究所执行院长兼副研究员; 国际战略投资研究中心主任

2015.08–2016.09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院长(已张贴)

2009.01–2015.08 商务部国际贸易谈判办公室主任

2008.12–2009.01 商务部对外贸易司副司长

2006.10 – 2008.11 浙江省义乌市副市长(已发布)

1997.07 – 2006.09 商务部对外贸易经济贸易政策发展司副处长(原外经贸部)

研究领域:

全球价值链,国际贸易和投资,国际贸易谈判,长期价值投资,自由贸易区,共享经济,高端消费品,品牌竞争力

研究项目:

成都商务委员会委托成都举办的欧洲投资战略与对策

互联网 + 实体市场:再造义乌小商品市场核心竞争力研究,义乌市商务局委托项目,主持人

中国 商务部委托项目《毛里求斯自由贸易协定联合可行性研究》主持人

加强对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问题的研究

稳定外贸增长,在国际竞争中培育新优势的研究

商务部委托项目负责人,《中国外资存量年度特别调查计划》研究

发表论文:

“分析国际贸易谈判中环境问题的发展趋势与对策”,吴亚斌,“对外贸易与经济实践”, 2015 年第 11

“国内外高端消费品市场销售价格差异的成因分析”,吴亚斌,“宏观经济研究”, 2012 年第 8

“税收对进口高端消费品定价的影响分析”,吴亚斌,“税收研究”, 2012 年第 5

“基于战略能力观的中国钢铁产业竞争力研究”,何伟达,万学军,吴亚斌,“中国工业经济”, 2009 年第 11

教育背景:

2010.09 – 2013.07 中国科学院大学管理学博士学位

2003.09 – 2004.09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公共政策理科硕士

2000.09 – 2002.06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硕士

1993.09 – 1997.07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经济学学士